眷属疑仙。

【舒久x盛遥 一周年纪念日小甜饼】

#人物属于p女神,ooc是我的是我的。
#时间什么的不用在意,一周年啊,不存在的,都不知道几周年了x
#梗也是不存在的x,单纯想写一个小甜饼,感谢各位不嫌弃的看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盛遥今天刚捉到贩毒的头目,东奔西跑了一天,还差点吃了枪子,已经累的直不起腰,刚进家门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力气之大把沙发硬生生砸了个大坑,捶了捶酸痛的腿,随手拿了一个抱枕抱在怀里,倒头就睡,不一会儿就浑然入梦。

 
  "宝贝,我回来了!"
  盛遥蓦的被惊醒,此刻舒久的声音在他听来就是魔音灌耳,心道舒久这个混蛋!竟然打扰自己的美梦。
  盛遥眯着眼适应刚刚被打开的强光,直到可以完全适应后才揉了揉眼睛缓缓睁开。
  入眼就是舒久捧着一大束玫瑰挡住他的脸,直到走到盛遥面前才将玫瑰往旁边一偏,露出英气俊郎的脸,笑嘻嘻道,"宝贝你怎么睡着了呀,"边说边将手中的花递到盛遥面前,笑意更浓,"一周年快乐!"
  说实话盛遥觉得舒久这样儿特二逼,但是现在实在不太好笑话他。

  清雅芳香入鼻,盛遥连呼吸都停滞了几秒,心底幽情暗涌,好在他心理素质够强大,愣了几秒后接下玫瑰,用闲手摸了摸鼻子,突然嘴角暗挑,折下一片花瓣,放到嘴边轻轻吻了吻,又抬起手腕贴在舒久唇上,对他抛了个媚眼,"老公,一周年快乐。"

  花瓣很给面子的没有掉下来。
  舒久知情识趣的舔了舔嘴角,一把搂住盛遥的腰,拿下他手中的花插在茶几的花瓶里,侧首将他压在沙发上,目光突然变得朦胧柔和,故意用滚烫的气息扫着盛遥双颊,在人唇边撕磨。
  "花瓣怎么是甜的?宝贝是不是偷偷吃了蜜,快让为夫尝尝。"声如湖心点石,直敲心弦。
  盛遥心速急增,胸腔鼓噪,闭眼覆上人凉唇,津液相缠,吐息交汇在一起,绯红从耳根向上染开。

  一吻结束后两人微微喘息,盛遥故作娇羞状,"相公,可是奴家今天好累哦。"
  "为夫只是想吃你做的蜂蜜鸡翅,这点小要求都不满足我,宝贝是不是不爱我了……"舒久略委屈的声音从盛遥颈后闷闷传来。
  盛遥没憋住,"噗嗤"一声笑了出来,麻利的从他身下爬起来,故意欠了欠身,"不敢不敢,奴家这就去给相公做。"还递来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,"要是相公吃不饱,奴家等会再给你加个‘宵夜’。"
  说完一溜烟跑向厨房。

  舒久摸了摸嘴角,不自觉的扯起一个笑容,自己怎么这么稀罕盛遥呢。在意的人刚好也爱你,自己的小甜蜜全都来自放在心尖尖上的那个人。
  舒久看着盛遥的身影觉得自己幸福极了。

——end——

虫虫不知道抓干净没,挺早之前就写了,一直没有打出来【就是懒x】,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过时了qwq